首 页 信息公开 新闻中心 综合要闻
惩腐利剑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防腐前沿
当前位置: 首页>综合要闻>四川

第316期《“一卡”连民心》

来源:四川省纪委监委 发布日期:2021-03-15 [ 字体: ] 【打印本页】          

      

主持人:

您好,观众朋友,欢迎收看《廉洁四川》栏目。

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“一卡通”管理问题专项治理,是近年来我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一直紧抓在手的重要工作。自2018年启动实施以来,至今已走进第四个年头。2018年抓全面清理,2019年抓规范发放,建成“一卡通”发放平台,2020年抓阳光审批,建设“一卡通”阳光审批平台。治理过程中建立的发放平台同时发挥监管作用,连接着资金发放部门、享受补贴群众、监管监督部门三方主体,开启了党的惠民惠农政策与群众之间的“直通车”。本期节目,我们一起来探寻我省“一卡通”管理由乱而治,“一卡通”平台从无到有的经历。

 【正文】这里是位于内江市汉安大道的中国移动内江汉安机房。在这座大楼里,多台服务器日夜不停地计算,其中就支撑了内江市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社会保障卡“一卡通”发放平台的运转。平台统筹民政、人社、公安、残联、扶贫等多个部门的信息,打破了彼此之间的数据壁垒。

2019年初,平台建成上线。内江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数据网络中心主任李振钢,对被平台拦截的一条信息记忆犹新。当时,一条低保申请被反复录入了4次,但都被平台自动拦截,卡在了资格预审阶段。

【采访】内江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数据网络中心主任李振钢:2019年1月份,叫周某的一个人员申请民政局的低保项目,我们通过这个平台大数据比对,就发现她本人拥有两套以上房产的信息,这个平台就自动把它拦截下来了。

调查发现,早在2016年12月,周某就以其“离异下岗无工作、独自抚养两个孩子、家庭生活困难”为由,申请了城镇低保。从2017年1月起,周某一家每月都领取了960元低保金。直到“一卡通”发放平台投入使用,进行电子录入时,周某违规领取的情况才漏出了马脚。

【采访】内江市资中县纪委监委驻县民政局纪检监察组组长孙华:申请人她家里实际上有2套门面,1套住房和1个车库,她完全不具备低保申报的条件。

申请人没有资格,却能在长达2年多的时间内领取低保金。这中间是否存在公职人员优亲厚友、以权谋私等情况?纪委监委办案人员找到了当年为周某申请低保的社区干部卿芳。

【采访】内江市资中县明心寺镇川硫社区工作人员卿芳:想到她是本地的,就想到她没有什么问题,就跟到报起走了。当时那个时候没有大数据平台,就筛查不到她有车有房之类的。

早在2018年,内江市纪委监委在开展“一卡通”专项治理时就发现,很多案件都存在类似的廉政风险点。一方面,申办人用信任代替实地走访;另一方面,过去各行业部门存在信息壁垒,想要查实个人家庭的真实情况,的确存在难度。为了堵塞漏洞,内江在平台建设之初就进行顶层设计,融合民政、人社、公安、残联、扶贫等多个部门的信息,直接将不具备申报资格的人拦在门外。

2019年4月,周某将违规领取的25560元低保金上交到镇财政所。2020年6月,卿芳受到党内警告处分。

【采访】内江市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 许颢腾:在审批之初就能够有效地防止这些问题的发生,这样就构建了一个不敢腐、不能腐、不想腐的这么一个环境。

现在,内江已明确将应纳入的94项补贴全部纳入“一卡通”平台办理,其中省定项目27项,内江市自定项目67项。

在资中县重龙镇文庙社区便民服务大厅,内江市纪委监委还投放了一台社保自助服务机。通过触控屏,群众动动手指,就能看到个人补贴的发放情况、审批情况,随时对补贴进行监督。

【采访】内江市资中县重龙镇文庙社区低保户姚永:现在在社区近,方便,我要查几步路就过来了。

【采访】内江市资中县重龙镇文庙社区居民魏秀英:政策什么的都很透明,一目了然的。

     

主持人:

2020年,全省“一卡通”发放平台累计受理补贴申报1.6亿人次,发放补贴金额462.4亿元,惠及2604万人。在巩固阳光发放成果的基础上,2021年1月14日,“一卡通”阳光审批省级平台正式建成运行,与已建成的发放平台实现精准对接,有效连接发放系统和审批系统,将原来线下的工作全部变为线上,全流程监督。眉山市作为试点市州,又有怎样的经验呢?

【正文】2020年8月,眉山市被确定为全省惠民惠农财政补贴“一卡通”阳光审批工作试点市。市纪委监委和市财政局联合召开部门联席会,积极推进相关工作。阳光审批平台运行后,实现了“事前可预警、事中可监管、事后可追溯”,大大压缩了违纪违法行为的空间。对此,仁寿县纪委监委第九纪检监察室副主任徐孝睿深有感触。

去年,徐孝睿参与查办仁寿县藕塘乡民政办原主任徐学彬贪污案。调查发现,从2011年到2017年,徐学彬侵占民政资金长达6年。事情暴露前,那些被他“雁过拔毛”的村民,甚至还认为他是个“好人”。

【采访】眉山市仁寿县藕塘镇云华村村民童超列:随时碰到打招呼,摆龙门阵,看到还是比较耿直的一个人。

徐学彬为何能隐藏得如此之深?徐孝睿在走访中强烈感受到,究其原因,一方面是老百姓对政策不清楚,另一方面,徐学彬长期一人一岗,缺乏监管。

在前期,徐学彬主要是通过制作虚假名单套钱,将实际上需要发放的群众姓名、信息替换成个人实际控制的40张卡。

【采访】眉山市仁寿县纪委监委第九纪检监察室副主任 徐孝睿:在制作名单中,他(徐学彬)采取的手法是很拙劣的,他直接将他这40张卡的名单循环,比如1到40号过后,然后41号又是1号人的名单,循环制作。

后来他变本加厉,通过伪造印章、伪造病例、伪造报账单的手法,骗取医疗救助金。调查查明,徐学彬先后共侵吞民政资金240余万元。

【采访】眉山市仁寿县纪委监委第九纪检监察室副主任 徐孝睿:我们顺势开展的“一卡通”专项治理,在此过程中形成了很大的震慑力,特别是对于徐学彬,他知晓周围很多乡镇,有工作人员,因为“一卡通”专项治理过程中被查处,所以他自身感觉到很惶恐,选择了投案自首。

2020年8月,徐学彬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。12月22日,徐学彬因犯贪污罪,被仁寿县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7年,并处罚金30万元,继续追缴其违法所得169万余元,上缴国库。

在徐学彬伸出贪婪之手时,补助资金发放的部门多、线条长、监管难,既不能及时发放,还容易“从中揩油”。现在,“一卡通”阳光审批平台建成后,资金都要通过平台来发,数据还实时共享到阳光审批监管平台。谁发的,发给谁,什么时候发的,哪些部门哪些人审批的,每一环都在“阳光下”操作,都能看得一清二楚。在项目发放后,平台还会向补贴对象发送短信,清楚告知补贴名目、发放日期、咨询电话等信息。

【采访】眉山市仁寿县纪委监委第九纪检监察室副主任 徐孝睿:“一卡通”清理以后,让群众对惠民资金的政策更加了解,领钱更加方便,主管部门的审批发放更加规范、透明,纪委的监督更加及时高效。

2020年9月,被徐学彬侵吞资金现场发还会在仁寿县藕塘镇举行,来自该镇的60余名群众代表领回了属于自己的低保、五保等各项补助资金。“一卡通”阳光审批平台致力于确保每一分钱都准确发放到群众手中,让“徐学彬们”无计可施,无处遁形。

【采访】眉山市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工作人员 冯鹏:建成这个平台以来,我们已经召开了19次联席会议,会议的主要目的都是在解决数据平台建设过程中存在的问题,从而倒逼这些主责部门,他积极地向上争取,跟市级、省级部门沟通,然后加快推动这个数据平台的建设,确保信息录入的准确,为后来的工作打下坚定的基础。

2020年,四川省纪检监察机关收到的惠民惠农领域信访反映举报数量,在2019年同比减少59.9%的基础上再同比下降31.6%。

按照省纪委监委的安排部署,2021年“一卡通”管理问题专项治理工作的重点是向市县两级延伸。计划在今年底前,将实现21个市(州)、183个县(市、区)全面建成“一卡通”阳光审批平台,市、县两级确定的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项目全部纳入平台审批监管,让社保卡切实成为群众的“明白卡”“幸福卡”“连心卡”。

【采访】四川省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工作人员傅鑫晶: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之际,我们将以实现“一卡通”阳光审批为抓手,把全面从严治党延伸到基层。

主持人:

去年12月,财政部等七部门联合出台《关于进一步加强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“一卡通”管理的指导意见》,在全国推广我省做法。在“十四五”开局之年,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将以“不待扬鞭自奋蹄”的政治自觉,把“一卡通”监督管理往深里做、往实里做,使之成为我省推动基层治理现代化、强化基层监督的一块“金字招牌”。

好,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,感谢您的收看,下期我们再见。



      
         

主办单位:中共凉山州纪律检查委员会 凉山州监察委员会

Copyright ©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

蜀ICP备17015787-1号